河南洛阳洛宁现惊天冤案 村支书莫名涉黑含冤入狱

来源:未知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4-27
摘要:被陷害入狱的黑社会老大韦耀武 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陈吴乡韦寨村何慧玲女士最近通过网络平台实名给我们写信反映并举报,称其外甥韦耀武、韦四武在2012年由洛宁县原政法委书记(现任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与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联手编造的、曾经轰动一

被陷害入狱的“黑社会”老大韦耀武

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陈吴乡韦寨村何慧玲女士最近通过网络平台实名给我们写信反映并举报,称其外甥韦耀武、韦四武在2012年由洛宁县原政法委书记(现任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与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联手编造的、曾经轰动一时的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韦耀武黑社会”特大冤假错案中。韦耀武及其另外39位农民惨遭当地公安机关陷害而无端入狱。在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先后就此案向各级政府及司法部门控告、申诉,均无任何结果,走投无路的她们全家希望能够借助媒体的力量来帮助她们及其它无辜受害村民向全社会发出呼吁、曝光并揭露当初发生此【莫须有】冤假错案的真相,同时,敦促相关部门能够重视此案,并将制造该冤、假、错案的真凶和隐藏在背后不可告人的地方公、检、法三家联手编造冤假错案的幕后黑手给【挖】出来。还事实真相于天下。以替他们含冤入狱的外甥韦耀武及其被枉判的39位农民和所谓的31个在逃人员讨回一个公道!!

2009年3月20日,韦耀武的同乡程伟鸽请韦耀武参加他的防盗门市开业大典,为其撑场面。由于韦耀武对程伟鸽有意见,就借故推辞。因此,程伟鸽对韦耀武就怀恨在心,随即带领四五十人兴师问罪,路遇韦耀武四弟韦四武将其汽车玻璃砸烂,遇到韦耀武的弟弟韦妙武,并当场将韦妙武打成失血性休克致重伤。韦家报案后,洛宁县公安局迟迟予以立案,报案三个多月也都无人过问,于是,韦耀武的父亲韦汉卿便私下里偷偷地给公安部领导写封控告,此事引起公安部重视并督办,由此而得罪了洛宁县公安局长张廷璞。2011年,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与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借机联手,报复陷害韦耀武,编造了骇人听闻“黑社会”奇案。为了达到目的,让韦耀武的“黑社会”组织坐实、坐牢。未经立案,就宣布侦破“韦耀武黑社会案”,当地“电视 、报纸、电台24小时宣传,广告大字报到处贴,同时,他们还动员广大老百姓大胆揭露、提供韦耀武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对稍微跟韦耀武有来往的人公安随时都可以被抓过去审讯。

为了拼凑黑社会成员,洛宁县公、检、法三家一条龙作业,先后有39位无辜农民因涉黑被起诉到法院,另有31人成为了所谓的“在逃人员”。期间,办案人员使用了各种非正常的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洛宁县人民,对涉案人员他们采取威胁恐吓、刑讯逼供、骗供诱供、篡改口供、编造假口供、编造假的受害人、假的物价鉴定等手段,罗列罪名,栽赃陷害无辜村民。更胆大妄为的是,同一个民警在同一个时间段里竟然可以完成三个不同地点的案件审问笔录。造假程度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根据何慧玲女士提交给法院的辩护词及申诉材料看,官媒所提及的拔掉别人十个指甲盖之说,也纯属子虚乌有!当时的实际情况是韦耀武的弟弟韦妙武急于出车发现电瓶被盗,身为村支书的韦耀武发现可疑人员偷盗财物后,在众人的帮助下,对其进行活动限制,目的是为了通知和等待司法机关前来处理,没想到这么做会遭到如此厄运。

2016年11月16日,韦耀武“黑社会”案受害人在洛宁县法院等待与最高院视频约谈

案件在一审的时候,当地几千名老百姓联名实名向法庭写了请愿信,以此声援韦耀武无罪。但是无济于事。一审韦耀武依然是被判14年,上诉后,二审改判13年。

公诉书指控罪名:

判决书判决的事实:

律师意见:韦耀武委托的辩护人==河南润合律师事务所律师颜福民律师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对当局如此轻率不负责任的宣判表示愤慨与不理解,他认为韦耀武“黑社会”案件是一个典型的践踏共和国法律,无法无天的制假造假案件,其办案过程令人发指,后果严重:

“作为一个律师,出于执业本能和做人的道德底线,这个案件让我非常生气。这个案件从刚开始,完全就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案件。政法委书记可能看上某一个人不顺眼,个人处于什么动机,咱说不清楚。但他马上把人定成黑社会,在没有立案的情况下,什么手续都没有,满大街贴布告,以谁谁谁为首的黑社会组织。马上就有公安局组织,调动武警武警部队,调动特警防暴队开始去抓人。就是按照领导的黑名单,抓这个抓那个”。

新华网2012年2月27日引述河南省洛宁县公安局通报称,该黑社会团伙作案时间前后横跨20余年,主要涉案人员多达40余人。还称,程伟鸽犯罪团伙的一些伤害案件和侵占矿山案件,牵涉到以韦耀武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2月22日凌晨,洛宁县公安局出动400余名民警,对这一犯罪团伙的2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进行集中抓捕,其中20人落入法网。

颜福民律师说,1997年实施的《刑事诉讼法》就已经明确规定,不经人民法院定罪,不能说有罪。但是,当局动用媒体大肆报道,造成既成事实:

“当地有些媒体记者可能不了解案件情况,大肆宣扬 ‘重拳出击,雷霆行动’,一举捣毁抓获多少犯罪分子,盘踞在当地为虎作伥、为非作歹二十多年的黑社会组织。抓到之后,立案手续都没有,开始罗列编织证据材料”。

执业二十多年的颜福民说,当他会见当事人后又到村内调查,发现韦耀武在村内口碑极佳,绝非当局口中的黑社会首脑。他的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村民的认可。

村民:“这个案子办得有点糊涂,全村人都被冤枉了。他在村内当支书时候,做了不少好事,他为村民办了不少事。为村里修路,他经常做好事。当时的领导为了政绩,诬陷他。上次开庭的时候,我愿意给他作证,结果不让我出庭,现在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韦耀武明显就是被陷害入狱的。”。在走访过程中不少村民也陆续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此案件的看法。

“挣扎在贫困县的农民被无辜打压成黑社会,哪还有天理,法律对我们来说就一点作用、一点保障都没有,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也许……我们可能成为下一个贾敬龙。贾敬龙只杀了一个人,那我们到时候杀的可能就不只是一个人了。……死!我们也要死到北京了,不是我们想杀人,是被逼的呀!我们不想成为下一个贾敬龙!在这个案件的办理过程中,公、检、法人员涉嫌刑讯逼供,篡改口供,编造假口供。我们也控告河南省三级法院,包庇纵容洛阳市两级政法委书记,充当尤清立、张廷璞的看门狗。河南省长期以来滥权当道,司法腐败,已经把我们家逼上绝路。等有一天,我们家也出现贾敬龙、于欢这样的事件,希望大家把事实真相公之于众,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走到这条不归路上的”。何慧玲动情的向前去采访的记者倾诉说。

因为农村经济条件各方面都很差,现在何慧玲她们上访的费用都是村里边老百姓支持的,连吃的粮食,也都是村里老百姓给的。五年多的艰难上访路,让何慧玲感到许多的无助与无奈。

无助的韦耀武父母

韦耀武年近八旬的老父亲韦汉卿在寄希望于政府、法律无果的情况下,绝望之中的老人多次直接写信给陷害他儿子的洛阳市政法委书记尤清立、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延璞两位官员,并拖着年迈的身体,独自一人在政法委门口守候二十余天,愿豁出老命以一己之生躯并用血腥的方式在洛阳市任何一个公开的场合与此二君会面决斗,他的此举就是要让全国公民看到洛阳人民的悲壮和当地无良地方官员是何等的最该万死。

村民们在法院门口举牌抗议要求严惩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

由河南省洛宁县公、检、法及当地政法委个别领导人参与联手制造出来的所谓的“韦耀武黑社会”案件,它只是中国最底层普通民众悲惨遭遇和社会乱象的一个缩影。同时,它所凸显出来的问题更是体现了当今中国社会的司法是如何的腐败与如何的黑暗。地方贪官腐败横行,置党纪国法、良心道德于不顾已趋于公开化。他们上下勾结,官官相护,为所欲为,沆瀣一气,处处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并可以肆无忌惮的欺压百姓,打击报复陷害举报人,且强奸民意,作威作福。这也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各级司法部门,更是置社会的公平正义于不顾,公然制造各种冤假错案,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而因此家破人亡。他们执法犯法,胡来乱来,随意抓人,枉法裁判,剥夺人权,拦截上访。竟违背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大政方针。更想借此给受害人播种仇恨社会的种子,

一个社会如果想稳定,不是下几份文件,喊几句口号就能实现的,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起着至关重要的决定作用。公平正义哪儿去了?诉讼官司打不赢,依法治国的精神哪儿去了?司法公正又哪儿去了?法之不公,民之不宁。民不安宁,国不太平。贪污腐败,国之大患,腐败不除,法度难行。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宜疏而不宜堵。法者国之利器,慎用而不可滥行。试问,韦耀武一案的相关司法公职人员及洛阳市委、洛宁县委的领导人,你们是怎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怎么做人民公仆的。平时唱高调,喊口号,行动起来不对套。说轻点叫不负责任,说重了叫渎职、叫司法腐败。面对韦耀武案多名无辜受害人多年来的呼声,你们不感觉有愧吗?

一位资深媒体记者在结束洛宁采访之后,曾经感慨的说:“目前,有一种无形的社会力量在抵御着对韦耀武案件的申诉、复查与平反工作的进行,因为这个案件它所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太复杂了,后面所涉及到的社会背景也太黑了,可以用【触目惊心】这四个字来形容。而更让人深感沉重的是,如今还有多少类似于韦耀武的冤假错案被各地严严地捂著盖着?还有多少类似的冤假错案正在各地频频发生?这个是关键。”

洛宁县公、检、法三家联手制造的“韦耀武黑社会”冤假案子现在已经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我们相信他们的事情迟早会通过媒体渠道反映到中央高层那里。作为地方官员,记者奉劝你们还是以解决问题为妙,国内反腐的大趋势、大气候在这里,请不要在处理韦耀武事情上心存任何侥幸心理或者说耍任何小聪明而因此自毁前程。地方存在的问题,自己查总比别人查强,下面查总比上面查强。孰重孰轻!其严重程度相信你们会比谁都清楚的。

在我们结束采访准备离开河南洛宁的时候,韦耀武的亲属再一次的向我们表示他们是不会放弃此案件的申诉决心的。并准备最近去北京最高院递交申诉材料。据悉:最高人民法院已通过视频接访的形式与韦耀武亲属对接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坚信,在韦耀武家人的坚持与不懈努力下,法律最终会还他们一个公道的!!

同时,我们也希望河南省纪检监察部门能够对韦耀武实的事情予以重视。在关注报道此事件的同时,我们也将会利用我们媒体的资源优势去联合更多的海外媒体来共同跟踪报道该案件的最终进展与落实情况。

责任编辑:企划部

上一篇:花洒抽检合格低于80% 卫企需重视质量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焦点 | 财经 | 企业 | 法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主管:中国廉政法治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二十台北路32号 邮编:100071 监督热线:13241548333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14994号-35

电脑版 | 移动版